⚠️SOFUN使用Cookie保存并识别用户语言偏好💬简繁转换请安 👉 繁体 简体

P在联邦法院起诉D的披萨店。

开庭时,P作证他在开车转弯时是绿灯,当他进入交叉路口时,D的披萨店员工E开着公司的货车闯红灯撞了P的车。 P受了严重的伤害被送往医院。

P让在医院救治过自己的护士N作证,N说P的头部在车祸中撞到挡风玻璃有受伤,N根据医院程序在医院表格记录了当时P的信息。 P把医院表格呈上作为证据。原告作证结束。

D的披萨店员工E出来作证说自己是绿灯,P是红灯跑出来。老板D说披萨店对于车祸不负责任。交叉审问时,D被问到是否支付P的医疗开销时他拒绝回答。被告作证结束。

P反驳说在车祸现场E曾经说过:“我闯红灯是因为在赶时间送披萨。” P还指认D去医院看过他并答应披萨店会支付全部医疗费。但是D的披萨店至今从未支付任何医疗费。

假设针对各种证据的反对都很即时,根据联邦证据法,法院是否正确的接纳以下证据:医院的表格,P的关于E在车祸现场的证词,P的关于D在医院的证词?

医院的表格是相关证据,是护士N录入的,是被认证的原始文件。医院表格包含多重hearsay。其中包括P对N说的描写自己受伤症状的语录,但该语录是为了以病情整治为目的,并且是受伤者当下脑海中所思所想,所以可用。第二重hearsay是N在表格里记录P的言论,这属于正常的商业记录,所以也是可用的例外。因此该表格可以作为呈堂证供。

P的关于E在车祸现场的证词是和案件相关的证据。 E开庭时的证词和车祸现场对P说的证词前后矛盾,因此E的诚信度值得质疑。如果该证词专门用来弹劾E的诚信度是可以的,如果用来证明闯红灯是为了送披萨真相的话那就要看这个hearsay有没有其他的例外可以用。

E作为D披萨店的员工发表的言论是关乎于工作的,所以vicarious admission例外可用。 E发表言论时是在有车祸现场压力下的,所以excited utterance例外可用。 E发表言论时刚好目睹车祸并理解,所以present sense impression例外也可用。综上所述,P的关于E在车祸现场的证词可以作为呈堂证供。

P的关于D在医院的证词和案件相关,但是因为公共政策和Federal Rule of Evidence 409都指出不能把答应支付医疗费作为定罪的证据。 D的言论前后不一致,先是答应付后来又不付,但P想用D答应付医疗费作为认罪的证据是不行的因为公共政策不允许。综上所述,P的关于D在医院的证词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