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0, 2021
Home搜FunSD 圣地牙哥热门话题 HOT!2017年美国民事诉讼程序法案例赏析

2017年美国民事诉讼程序法案例赏析

https://wp.me/p4osdP-Gkb

B住在纽约,S住在加州,签署了合同B向S购买价值一百万美金的R的画作。

在另一份独立的合同中,B同意购买S在加州的一块价值五百万美金的产权。

B和S在六月一日完成了画作交易,约定在六月三十日完成产权交易。

在六月十五日,B把画作转卖掉仅得了两百美金,因为画作是赝品。 B立刻通知S说自己要起诉一百万美金的损失。 S立刻通知B说自己不卖地了。

B在加州的联邦法院起诉S。 B起诉画作诈骗,起诉书上仅仅写了S诈骗“画作没有S声称的价值”并要求一百万美金的赔偿。 B同时起诉违约产权交易违约并要求强制执行specific performance。 B要求陪审团。

B能否把诈骗和违约放在同一场诉讼里去起诉S呢?

Federal Rule of Civil Procedure (FRCP) 18指出原告在起诉,反诉,交叉起诉,或者第三方起诉时可以加入不相关的起诉去对抗同一名被告。房地产交易和画作交易是不相关,但是B是起诉同一名被告S,所以是可以把画作诈骗和房地产违约放在同一场诉讼里的。

B的起诉是否有足够的事实在州法院构成画作诈骗呢?

根据FRCP12(b)(6)以及Bell Atlantic v. Twombly和Ashcroft v. Iqbual这俩案子判例,目前法院会分两步去决定起诉中事实是否足够让被告知晓原告的起诉。首先,法院不会看总结性的指控是否真实(比如:“他对我实施诈骗”这种语句,法官会忽略)。其次,法院会看剩余的具体事实指控,假定这些具体事实都是真的,那么这些事实够不够起诉被告。具体事实的即使只有足够的可能性会证明被告的不当行为也就足够了,并不需要展示起诉人特别详细的证明对方的罪行。 B起诉书上的语言太过结论性,“画作没有S声称的价值”但是没有给出任何具体事实,确实没有足够证据证明画作诈骗。而且FRCP9指出在诈骗案件的起诉里,原告在起诉书里必须指明被告用了什么错误的/诱导的手段,有意识的误导原告相信并产生损失。在这里B统统没有说明任何S的具体行为是怎么导致B上当的。所以B起诉S诈骗,“画作没有S声称的价值”,并不是足够的证据来起诉画作诈骗。

联邦法院是否有事件管辖权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

B是纽约人,S是加州人。 B起诉的画作诈骗差价是一百万减去两百,相当于损失了九十九万八千八百美金。房地产交易违约额度为五百万美金。两项起诉加起来超过了联邦政府规定的七万五千美金的额度。因此联邦法院有事件管辖权。

联邦法院是否可以用加州的法律来处理产权违约?

B在加州的联邦法院起诉S。合同法属于州法,产权目前在加州所以属于州法,所以联邦法院可以使用加州的法律来解决案件。

B要求陪审团能处理什么问题呢?

美国宪法第七修正案赋予基本法管辖超过二十美金的案子可以有陪审团的权利。画作诈骗案一百万美金超过了二十,B一开始就要求了陪审团,所以可以有陪审团。但是房地产违约是要求法院判决强制执行,因此不会有陪审团。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肖俊俏
商学院兼职教授/博导,教育学博士教育行政管理方向(2014毕业),法律博士(2019毕业),工商管理学博士信息与数据科学方向(预计2021毕业),葫芦丝演奏家。 Adjunct Professor at SDUIS; Doctor of Education in 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2014); Jurisprudence Doctor (2019); 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 Information and Data Science (anticipated 2021); Hulusi Musician.
RELATED ARTICLES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