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6, 2021
Home搜FunSD 圣地牙哥热门话题 HOT!2015年美国民事诉讼程序经典案例赏析

2015年美国民事诉讼程序经典案例赏析

https://wp.me/p4osdP-F8F

在某年的三月,D开车不小心撞到了P。四月,P在联邦地区法院以negligence疏忽责任起诉D并索赔。五月。 D回复反对以疏忽责任被起诉。六月,在证据discovery蒐集证据阶段,D要求法院命令P去参加身体检查和精神检查。尽管P反对,法院还是命令他上传两份检查报告。

七月, D送传票给P一个通知,说D要去给P车祸后治疗的L医生deposition庭外宣誓采访录口供。 P反对D去给L录口供是基础于两个理由,首先是L不是诉讼方,其次D此举违反了医生和病人的保密特权。法院支持P的反对。在九月,开庭前的几周,P决定使用陪审团。 D立刻反对,法院支持D的反对。

法院是否错误的批准D要求P去参与身体检查和精神检查?

Federal Rule of Civil Procedure 26(b)(1)指出合理相关的证据都要discovery。因此D要求P做身体和精神检查是和车祸案子相关的。 FRCP35里指出法院可以要求在法律可控范围内,要求某方在有争议的情况下,有合理原由的去做身体或者精神检查,并上传报告。 P说身体受伤,所以身体伤害是有争议的并且有合理的原由,法院要求他去检查是可以的。但是P并没有提到自己有精神伤害,所以法院不该要求P去做精神检查。因此,法院要求P去做身体检查可以,但不能要求P去做精神检查。

法院是否错误的准许D去给L录口供?

P车祸后得到了L的治疗,尽管L不是诉讼方,但L是证人,因此治疗P不受到FRCP26 (b)(4)的保护,D可以发传票让L来作证。 P和L之间是存在病人和医生的保密特权,但是此处P要求车祸受伤后的赔偿,赔偿是这场诉讼的主要构成元素。在病人诉讼阶段医生作证如果构成了起诉或者辩护的重要元素,就不算违反医生和病人的保密协议。因此法院准予D给L庭外宣誓采访录口供是可以的。

法院是否错误的批准D要求拒绝P的陪审团申请?

美国宪法第七修正案提到在common law中赋予公民超过二十美金的民事争议有权要求陪审团。现在的法院就陪审团事宜主要做两步分析,先看1791年中赋予权利的延伸存在,再看法律的赔偿是否可行。 P要求的金钱赔偿是1791年common law中允许的。所以D有宪法权利要求陪审团。根据FRCP38,在收到传票后十四天内可以要求陪审团,如果不要求就视同自愿免除陪审团。 P在四月起诉,但是等到了九月开庭前几周才要求陪审团,四个月已经超过了十四天的底线,所以P已经免除了自己的陪审团权利。因此,法院批注D拒绝P要求陪审团申请是正确的。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肖俊俏
商学院兼职教授/博导,教育学博士教育行政管理方向(2014毕业),法律博士(2019毕业),工商管理学博士信息与数据科学方向(预计2021毕业),葫芦丝演奏家。 Adjunct Professor at SDUIS; Doctor of Education in 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2014); Jurisprudence Doctor (2019); 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 Information and Data Science (anticipated 2021); Hulusi Musician.
RELATED ARTICLES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