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UN使用Cookie保存并识别用户语言偏好💬简繁转换请安 👉 繁体 简体

甲是A州居民,在A州唯一的大型H连锁酒店里面当经理,年薪十万美金。 H酒店成立于B州,大部分的酒店都在那个州成立。 H酒店的主要行政办公地址在C州。

在甲的为期五年的雇佣合同还有两年结束的时候,H酒店开除了甲。甲立刻找到了新的工作,年薪九万美金。

甲立刻在B州起诉了H酒店,说是错误的结束了雇佣关系合同。甲要求H酒店把剩下两年加起来二十万的工资还给他。在B州,计算错误结束雇佣关系合同的算法是雇员按合同应该挣的减去雇员在结束雇佣后实际自己挣的。

H酒店的法院传票寄到了C州的办公室,H酒店立刻把案子转到B州的联邦地区法院。甲立刻要求联邦法院把案子保持到州法院,联邦法院拒绝了。甲上诉到联邦上诉庭。

甲在联邦地区法院申请禁止令,让H酒店禁止开除并强制恢复他的工作。联邦法院准许并给了禁令。一个半月后,H酒店在联邦上诉庭上诉了禁令。

联邦地区法院是否正确的拒绝了甲要求把案子保持在州法院?

如果案子一开始就可以被联邦法院受理,那么被告是可以在收到传票后直接把原告在州法院的案子转到联邦法院的。雇用问题属于联邦问题,所以联邦法院可以受理。公司可以有两个户籍,所以H公司是B州和C州。甲是A州居民,并且诉讼二十万美金工资超过了联邦要求的七万五千,但是法院有可能会使用B州的法律去计算甲新旧工作工资的差价,那就是两万美金。目前案子要计算自然损失,所以联邦法院会用B州的法律去计算。但是甲申请了H酒店不得开除他的禁令,所以甲能保持二十万美金的工资诉讼,这里还是有diversity jurisdiction。尽管如此,事故发生在B州,甲有权保持案子在州法庭,联邦政府不正确的拒绝了甲想要保持案子在州法院的需求。

联邦上诉庭会如何处理甲的上诉?如何处理H酒店的上诉?

联邦地区法院的拒绝并不是最终的判决因为诉讼还在继续。甲要求保持在州法院的要求并不是被上诉庭拒绝的因为联邦地区法院有subject matter jurisdiction去审案子。上诉庭不会给甲的上诉writ of mandamus职务执行令状,因为甲有可能在最终的判决上得到足够的补偿。因此,联邦上诉庭会裁决没有合适法律去听甲的上诉。

联邦上诉庭可以不听案子的裁决或者命令,除非在得到裁决或者命令三十天内发出了上诉通知。 H酒店在一个半月后要求上诉禁止令已经超过了三十天了,所以H酒店的上诉通知不够即时。因此,联邦上诉庭会拒绝H酒店的上诉。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