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辛苦了!疫情間有外送的餐廳和各大商家
請和SOFUN聯絡,我們願意幫您度過難關!858-880-7386 聖地牙哥新冠肺炎即時數據 圣地亚哥新冠肺炎即时数据

2013年美國民事侵權法賠償案例賞析

https://wp.me/p4osdP-Aso❤ 趕快轉發朋友圈!
0
110

甲有一塊五十英畝的地。乙有一塊小一點的沒有開發的地在北邊。一條小溪經過甲的土地和乙的土地的邊界線。甲在自己土地的南邊盡頭處有座暑假用來度假的房子,甲計劃未來蓋座更大的度假屋。在乙開始清潔土地蓋房子的時候,乙打算把土地上的一些沒用的樹都砍了,然後送去附近的鋸木廠。乙問甲可以不以從甲的土地上抄個近路,甲同意了。

可是,乙卻把樹木堆放在甲的土地裡的一塊不常用的靠近小溪的灌木叢附近,後來一些樹滾入小溪,擋住了自然的水流。甲冬季不在度假屋,冬季大雨過後,小溪漲水,水沖垮了甲的房子,導致房子的車庫和三年新的摩托車受損。

甲暑假回來後才發現,花了三萬美金去移除樹木。這些樹木的存在導致了甲的土地市場價值從五萬美金跌到了四萬。甲花了五千美金修摩托車,以及花了四千美金去買了個新的摩托車。

甲能起訴乙什麼故意的民事侵權嗎?能尋求什麼合理的補償嗎?

乙把樹木堆放在甲的土地上是一種物理上的侵犯土地,所以是故意進入的。乙會辯護說自己有許可,可是儘管甲給了乙許可去抄小路去鋸木廠,但是並沒有允許乙在甲的土地上堆放樹木,所以乙故意trespass the land。乙的故意行為的後果導致了甲需要花費三萬去清理樹木以及土地貶值一萬。

法院可能會裁決乙賠償給甲三萬美金去移除樹木,這樣土地又會回到原本的價值。甲可能會要求法院強制要求乙去移除樹木,如果金錢的賠償不足以彌補甲的損失的話,但是目前看來金錢賠償還是可行的,所以甲可以花錢去移除樹木,然後乙賠償。

乙沒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在甲的土地上堆放樹木,可能只是想節約時間和開銷,懶得把樹木送去鋸木廠。乙的不當行為導致樹木滾入小溪里面阻擋了水流,直接導致洪澇災害的發生。甲的度假屋受損,讓甲沒法更好的按計劃享用。甲有計劃未來修建更大的房子,可是乙堆放在甲土地上的樹木導致的洪澇災害,讓甲沒辦法享受和使用自己的土地。乙的行為給甲造成了土地貶值一萬美金以及修摩託的五千。這些損失已經遠遠超出乙把樹木送去鋸木廠的開銷了。乙的不當行為直接導致了損失的發生。因此,甲會勝訴private nuisance。私人干擾造成的過去、現在、未來的損失都要賠償。

由於乙故意把樹木堆放在甲的土地上,最後發生洪澇災害導致摩托車受損,因此乙對於trespass to chattel要負責,甲會要求花五千去修或者花四千去買台替代的。修理費超過了買新的車,公平起見法院會按照三年新的摩托車市場價估值,讓乙賠償金錢,至於甲是要修或者買新的就隨便甲了。由於乙的行為看起來不像是惡意為之,所以不會給予罰金。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肖俊俏
Author: 肖俊俏

商学院兼职教授/博导,教育学博士教育行政管理方向(2014毕业),法律博士(2019毕业),工商管理学博士信息与数据科学方向(预计2021毕业),葫芦丝演奏家。 Adjunct Professor at SDUIS; Doctor of Education in 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2014); Jurisprudence Doctor (2019); 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 Information and Data Science (anticipated 2021); Hulusi Music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