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UN使用Cookie保存并识别用户语言偏好💬简繁转换请安 👉 繁体 简体

甲在教会工作。有一天,有名妇女来到教会,告诉甲说她想要给教会想要一些财产,并且给了甲一本旧书和一把枪。甲刚开始的时候打算把书和枪都给 教会的领导人,但后来他改变主意,只把书上交了。他把枪放在他车子的前座。

次日,甲在警察设置的检查有没有酒驾的检查点停车接受检查。警察向他解释了整个过程并且问到:“你能从车上出来吗?” :“好的。”在甲离开车的时候,警察发现枪在前座,就问甲是否拥有这把枪。甲说:“没有。我偷的这把枪。但是我计划还回去。”甲被 涉嫌偷窃罪,甲根据美国宪法第四,五,十四修正案赋予他的米兰达权利,要求禁止采用车里的枪和他对警察说的话作为呈堂证供。

甲的请求会成功吗?如果甲没有成功,他开庭后会被定罪吗?

美国宪法第四,五修正案保障的权利以前只适用联邦机构,第十四修正案通过之后可以应用到州立机关,保护公民对专有的合理期盼,反对政府的不合理搜查和预防。 在此期间警察对甲的车有绝对的控制权,甲不能随意离开,所以这里有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里面提到的犯罪 。警察让从车上出来也是为了检查酒驾,因此这种短时间的预防是合理合法的。

警察在没有搜索令的情况下搜索了甲有合理隐私权的车内,但是这里要注意的是,枪是甲在教会偷的,对于偷窃的物品甲不该有隐私权。尽管没有搜索令,警察还是有四个辩护。第一,警察可以辩护说甲已经同意了,但是甲并没有自愿或者理解了警察的提问,因为甲以为自己没有选择权。其实是否了解自己有权拒绝并不重要,这里的问题是甲同意离开车,但并没有同意搜车。警察超越了甲同意的范围。第二,警察还可以辩护说证据在plain view,就说很容易看到或者听到或者闻到。在警察看到枪的时候,并没有probable cause觉得枪是走私或者犯罪物品去搜车。因此这个辩护也不好用。第三,如果警察觉得车里的包裹或者封闭的盒子里面有犯罪嫌疑物品也是可以搜索的,但当警察让甲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怀疑,所以automobile exception不能用。第四,警察必须要对于强有合理的怀疑才可以控制,但这里也没有,stop and frisk exception也不能用。警察通过不合法的搜索和逮捕才得到枪的,因此甲要求法院不让枪做呈堂证供是合理的。

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通过第十四修正案中的适当程序条款禁止政府强迫公民自证其罪。甲可以指出他自证其罪的言论是被迫的因为警察没有给他马兰达警告(在马兰达警告在公民违反交通规则的时候并不是必须的,尽管甲在出车的时候被临时扣住,但并非拘捕,因为警察并所以说甲并没有权利要求在酒驾检查的时候警察宣读马兰达警告。在甲从车里出来后回答了警察关于枪的主人的因此,警察的问题,但警察的对于枪主的提问只是简单的看到武器后的例行公事问题,并没有要求甲去自证其罪,甲只需要证明枪的归属权和合法持有权即可。枪支在法院前把自己对警察说的言论作为证据的要求会被法院驳回。

甲是教会员工,枪是别人交由他执行公务保管的,他把枪据 为己有严重干扰了教会的财产。甲告诉了警察自己偷了枪,他有意图瞒着教会。但是甲说有把枪归还的计划,但是这并不能消除他诈骗的后果。因此embezzlement罪名成立 。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