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辛苦了!疫情间有外送的餐厅和各大商家
请和SOFUN联络,我们愿意帮您度过难关!858-880-7386 圣地牙哥新冠肺炎即时数据 圣地亚哥新冠肺炎即时数据

2011年美国经典民事案例赏析 – 侵权篇

https://wp.me/p4osdP-y21❤ 赶快转发朋友圈!
0
91

甲是一名16岁的在学区上学的高中生。有一天,甲的老师在上课期间去了教师休息室休息十分钟,在此期间没有人看管学生。学区知道很多老师都会如此,但是却视而不见,毫无作为。

某天,甲在老师不在的时候偷溜出课堂和学校。他开车去了他的朋友乙家里,他答应帮助乙搬画作,然后会得到十美金作为酬劳。到了乙的家里以后,甲停车进入房子,搬出一些画作到自己车上。一个巡逻的警察丙拦住了甲。乙看到巡警的车后告诉甲赶紧把车移进来些许。

在丙走近甲的时候,甲赶紧跳入车内准备移车,没注意看,不小心撞到了丙。在丙被送到医院后,丙的丈夫丁看到受伤的丙后惊呆了,不小心摔断了手臂。

那么丙可以用什么理论起诉甲,乙,和学区呢?结果如何呢?丁可以起诉什么呢?

丙可以起诉甲negligence。虽然甲很年幼才16岁,但是他开车是成人的行为,所以就要负成人的责任。甲在移动车的时候没注意看撞到了丙,所以违反了责任,如果不是甲的不当行为,丙也不会受伤。因此甲需要负担丙的医疗费用。甲会用firefighter’s rule作为辩护,就说警察或者火警出紧急任务都是会有一些危险的,因为这种特殊工种就是如此,丙受伤于执行公务,所以不能要求甲负责。但是,丙受伤于走向甲,而不是正常执行公务,所以该辩护不生效。

如果丙起诉乙vicarious liability和negligence都不会成功。尽管乙花十美金雇佣甲去搬画,但并不是长久雇佣关系,看起来比较像独立合同工,所以乙无责。

丙可以起诉学区negligence和vicarious liability。因为学区没有看管好老师,老师就没有在课堂时间看管好学生,让学生偷溜出去闯祸。如果丙可以举证老师是导致她受伤的原因,就可以得到学区的赔偿,反之则不可。如果法院觉得学区有责需要赔偿,那么学区会分担一些甲的赔偿,但甲作为事故的最大责任方还是要负最主要的责任的。

如果丙的丈夫丁以negligent infliction of emotional distress(NIED)起诉甲或者学区是不会胜诉的,根据Thing v. La Chusa判例,NIED的成立需要三个要素,原告必须在事故现场亲眼目睹事故的发生并理解了该事故造成受害者的伤害,原告和受害者有亲属关系,并且原告在此情此景受到了合理的巨大精神压力带来的伤害。因为丁没有在事故现场,而且他面对受伤的丙的反应过于激烈超过了正常范围,因此该诉讼不会胜诉。但如果丁起诉loss of consortium 会胜诉,因为丁在丙受伤期间失去了伴侣间很好的陪伴。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肖俊俏
Author: 肖俊俏

商学院兼职教授/博导,教育学博士教育行政管理方向(2014毕业),法律博士(2019毕业),工商管理学博士信息与数据科学方向(预计2021毕业),葫芦丝演奏家。 Adjunct Professor at SDUIS; Doctor of Education in 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2014); Jurisprudence Doctor (2019); 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 Information and Data Science (anticipated 2021); Hulusi Music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