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辛苦了!疫情间有外送的餐厅和各大商家
请和SOFUN联络,我们愿意帮您度过难关!858-880-7386 圣地牙哥新冠肺炎即时数据 圣地亚哥新冠肺炎即时数据

2011年加州经典证据法救赎案例赏析 – 合买彩卷篇

https://wp.me/p4osdP-y2k❤ 赶快转发朋友圈!
0
181

G公司赞助合法的每周彩票,就是每个玩家可以用一美金随意买六个数字,然后玩家买的数字和开奖数字吻合就可获奖。在过去的两年中,甲一直在买他孩子生日的同一组数字:3、8、10、12、13、23。6月1日的时候,甲买了他的每周彩票。 G公司的职员乙问甲:“还是买平时的号吗,甲?”甲说:“当然”。乙把数字输入电脑然后产生了彩票,然后把彩票给了甲。家没有检查彩票就把彩票放进口袋里。甲和乙都不知道乙不小心把其中一个数字7打成了数字8输入电脑。

这周的中奖号码刚好是甲平时买的号码,但当甲向他妻子展示他的彩票的时候,甲发现了乙的错误。甲因此起诉G公司,说G公司无故将他常买的数字7改成了8。 G公司反诉说合同无效。

开庭的时候,G公司反对甲的证词关于(1)乙的问题,(2)甲的回答,以及(3)甲尝试去解释“平时的号”的意思。根据加州法律,法院会采纳甲的证词吗?法院会如何裁决双发的起诉呢?

乙问甲是否买常规数字是用来证明甲想买平时的号是7而不是8,所以乙的问题跟案件是相关联的可以采纳的。乙是在问甲,所以对于乙的提问甲有个人知识。

乙的问题如果被采纳为证据就会对G公司不利,因为G公司的责任对甲在民事诉讼中是基础于乙整个或者部分责任。乙的问题是用来验证输入数字8是否正确该事宜。所以该证据可以采纳用来对抗G公司,因为G公司对于乙负责。但是,由于乙是G公司的中介用来卖彩票给甲,乙对于甲没有合同责任,G公司和甲有合同责任。这并不是雇员违约雇主负责是案子。所以说乙的问题并非道听途说non-hearsay,而是effect on the listener以及 words of independent legal significance。

甲的回答“当然”是用来证明要么他同意买数字8,要么他同意买平时的号,所以他的回答与案件相关联。甲的回答证明了他当时的State of mind,所以该证据虽是hearsay,但被法院采纳。

甲想要解释“平时的号”的意思,那这里就必须用到Parol evidence rule,甲必须引用对话额外的证据来证明“常规数字”在对话中的含义以及乙犯的错误,所以甲的解释关于连续两年购买同一组数字,也是和案情相关联。尽管甲的解释是Lay opinion以及habit evidence,但是甲的解释会帮助进一步解决案件。

甲和G公司之间有合同,但也有mutual mistake共同的错误,所以法院也只能帮助他们重新建立或者修改合同关系。 G公司可以辩护说laches,如果要成功辩护G需要证明两件事情,那就甲不合理的推迟去寻求救赎以及被告因为推迟而得到不公正待遇。 G公司会说甲没有检查彩票就放入口袋直到开奖后才察觉,并要求赔偿。甲收到错误数字后一样也有机会去赢取大奖,所以这一张彩票让甲拥有了两次赢取大奖的机会,G公司却要为甲没有购买过的彩票支付巨额奖金。法院会认可G公司的辩护,所以说甲无法要求G公司重新建立合同,因为甲的要求太迟了。但是甲可以反诉说自己两年来乙还有G公司已经建立了信任,这次的错误只不过是一个输入的错误。

 

G公司要求取消和甲的合同并退还购买彩票的金额,甲会辩护说这样做的话就会因为G公司的原本错误也没通知甲,让甲失去大奖,所以是不公正的。这里看来双方都有很好的辩护,所以只有法院同意才能取消合同,反之不可。综上所述,因双方有错,甲是可以要求重新建立合同,乙不能解约,甲赢得大奖。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

肖俊俏
Author: 肖俊俏

商学院兼职教授/博导,教育学博士教育行政管理方向(2014毕业),法律博士(2019毕业),工商管理学博士信息与数据科学方向(预计2021毕业),葫芦丝演奏家。 Adjunct Professor at SDUIS; Doctor of Education in Educational Leadership and Management (2014); Jurisprudence Doctor (2019); Docto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 Information and Data Science (anticipated 2021); Hulusi Music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