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美国经典刑法案例赏析

https://wp.me/p4osdP-xaQ❤ 赶快转发朋友圈!
0
88

乙走到甲身边,用枪指著甲说:“跟我走。” 甲感觉乙拿的是玩具枪,于是说:“滚一边玩去。” 然后乙走了。回家的时候,乙需要经过一个警察局的违禁物品检查站。丙警官在乙的衣服上从上到下拍了拍,找到了枪,没收了,然后放了乙。之后,丙警官查了枪支编号,并且找到遗失枪支的主人。

一个月后,丙警官以持有盗窃物品(那把枪)的名义逮捕了乙。在扣留检查中,另一名警官在乙的口袋里面找到了海洛因。乙被检方起诉持有盗窃物品和私藏海洛因。乙认为枪和海洛因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但是法院驳回了请求。

在监狱里面里,乙喝了自制红酒喝高了,导致乙和他的律师在开庭的时候说话口齿不清。法院建议乙如果他认罪就给他免除开庭。乙签署了认罪协议。但是后来乙请求放弃认罪协议,但是法院驳回了他的请求,维持认罪协议。

现在有三个问题值得讨论,首先是法院是否合理的驳回了乙对于要求不让枪和海洛因作为呈堂证供的请愿?法院是否合理的拒绝了乙放弃认罪的请愿?如果乙被起诉意图绑架甲,他有可能被定罪吗?

先来看枪支这个证据,根据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没有搜查令的搜索不合法,但是有几个例外,这里有两个例外可以使用,分别是checkpoints检查站和stop & frisk。根据Indianapolis v. Edmond这个判例,为了预防犯罪或者搜索违禁物品,是可以成立检查站来检查的。如果警察对于当事人的犯罪有合理的怀疑,也是可以停下来在身上拍拍检查是否有武器和危险物品的。所以枪支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再来看海洛因这个证据,在逮捕嫌疑犯后可以马上搜身,防止他携带武器等等。但是乙可是说他对于自己的口袋是有合理的隐私期望的,因为有没有武器在口袋外面拍一拍捏一捏就能搞清楚,没必要非得掏出来,所以法院应该不让该证据上庭。毕竟检查站搜到枪和逮捕事隔一个月,之后的搜索很难作为强制盗窃案的衍生事件,所以该非法获得的证据不能开庭用。

根据美国宪法第六修正案,认罪必须是意识清醒和自愿的。这里乙喝了酒,所以法院很难定论乙是否意识清醒和自愿的。尤其是在乙含糊其辞的时候,乙的律师没有合理的看出乙的状态并且建议他不要认罪,所以乙的律师有些失责。

当乙用枪支指著甲的时候,乙确实有意愿去限制甲的行动。乙可以辩护说甲认为那个枪支是玩具枪,所以没有产生恐惧,所以甲才会说他在回家,并且乙走掉了,所以缺乏企图绑架的意图。但是,乙的枪是真的,所以乙还是有意图绑架甲。乙走到甲的家的门廊,并用枪指著甲已经充分证明了这是有准备的,并且是有意图的必须步骤。所以说乙会被定罪意图绑架。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