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助力

https://wp.me/p4osdP-eR9❤ 赶快转发朋友圈!
0
101

希望别人支持自己时,要先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助力,随时提醒自己:“为别人付出。”

当自己处在困境时,一定会忍不住心想:“希望有人能保护自己”、“希望有个挺身而出的伙伴”。因为人是脆弱的动物,总是盼望有人能了解自己或者支持自己。尤其是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更容易产生这种期望。

然而,我们有时候会发现,有的人虽然弱小,遭遇挫折时却不断挣扎着爬起来,咬紧牙关走下去。我遇见的两位年轻人便是如此。

找到自己存在意义的人,就算生意失败了、人生面临困境、罹患恶性疾病或难治之症,甚至徘徊在鬼门关,都不会因此失去自我。一旦发现自己能够帮助别人时,即可从中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使自己逐渐变得坚强。接下来为各位介绍这两位年轻人的故事。

只要在那里,就有意义

有个女孩改变了“希望有人能保护自己”的想法。她叫做莎布琳,住在伊拉克的巴士拉(Basra),与血癌搏斗了约五年岁月。由我担任代表的“伊拉克医疗网络”长年来为她提供医疗协助,如今她的血癌症状已大致痊愈,但是她仍然担心有一天会复发。

莎布琳家境贫穷,生活十分困苦。不过,她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很擅长画画。由于生活在贫困的环境,使她非常善体人意。

我曾和莎布琳谈过好几次,问她愿不愿意当血癌病童们的心灵支柱。我希望能雇用她当医院附设班级(译注:“院内学级”,目的是让罹患慢性疾病,需长期在医院接受治疗的病童,可以继续接受教育)的助手,让她在医院里工作,万一她病情复发了,也能及早发现。因为我担心她家境清寒,若是病情好转就会完全离开医院。我心想,对于没钱上医院的她来说,这是最能守护她的方式,于是努力说服她。

“但是我没有信心能当病童们的老师。”她不但没有受过教师培训,因为家境贫穷的关系,甚至无法接受完整的教育。我了解她的担忧,但是、但是,我们的想法和她不一样,认为她只要待在病房里就有意义。

37191_482448811627_750756627_7302330_1332897_n

在伊拉克,不论是家长或孩子,都认为一旦罹患血癌就会死。伊拉克并没有医院附设班级这种制度,因此我们提供资金,首次在伊拉克的医院聘用曾经教过数学的易卜拉欣担任老师。

他因为妻子罹患血癌过世而得了忧郁症。那时候,易卜拉欣老师心想,担任血癌病房的老师,应该可以帮助自己走出悲伤;现在他全心全意扶持病童们,成功克服了忧郁症。

他不惜冒生命危险前往救助住在危险战区的孩子,将他们带到医院治疗。遇到无法理解、不愿意让孩子去医院的父亲时,易卜拉欣老师就会直接去跟他交涉。

爱哭的他为了帮助孩子,总是哭着求对方让孩子去医院,最后更是泣诉妻子因血癌过世时,自己有多么悲痛。许多原本不能认同他的父亲和母亲,全都被他的眼泪打动,因此救了不少孩子们。

过去以病患的身分多次出入医院的莎布琳,如今成了老师的助手回到医院,整个病房的气氛随即改变。母亲们也改变了原先的看法,开始觉得自己孩子或许也有救。血癌病房里萌生了新希望。

孩子们也爱跟着实习老师莎布琳,她成了孩子们的偶像。莎布琳从孩子们身上获得了生存的力量;孩子们也相信自己好好接受治疗,就能恢复健康。透过这种方式,让这群与生命拔河的孩子们亲眼见证了,只要活下来,便能展开新的工作以及帮助别人。

用“仅仅1%”写下新的故事篇章

菜鸟老师也能有所贡献。为别人付出的1%,从别人身上得到的1%。仅仅1%的一来一往,都能抚慰人心,写下新的故事篇章。年轻的莎布琳老师让病房充满了温馨气氛。

graphic-effort-ii-blog

巴士拉的儿童血癌中心里,罹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病童初期治疗死亡率降到了四.四%以下。

伊拉克过去有一项三十天没去学校便无法晋级的制度。伊拉克政府听到我们的诉求,重新检讨了这项制度,不但将医院附设班级的上课时数也算在课程里,同时让癌症病童的休学期限放宽至两个月。于是,在医院附设班级上课的病童们全数获得晋级。

我们后来和病患及家属、医院职员、还有伊拉克医疗网络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一项空前大计划,这也是伊拉克前所未有的创举。我们让癌症病童和医院职员们共一二人一起去郊游。

因为每个人都开始为对方着想,付出一点关怀。只要1%就好。原本只照顾自己孩子的母亲,也开始关心其他生病的孩子。互助合作,慢慢改变了阿拉伯人的心,奇蹟因此发生,进而改善了治疗的成绩。

十年前,罹患儿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五年存活率仅约三○%,但是在伊拉克医疗网络长达十年的支援下,已改善至大约六○%。十分了不起。

我们以一年约一亿五千万的预算,运送药品及医疗器材至伊拉克。生活在恐怖分子的威胁下、曾经想要逃亡到海外的老师们,也因为我们持续供应药品,而下定决心留在伊拉克国内帮助生病的孩子们。

只要伸出一点援手,其他人就愿意拚命向处境比自己更艰难的人伸出援手。一点点协助即可接连改变人心,引发温馨的连锁反应。

我们在伊拉克巴士拉遇见的莎布琳,经由我们的协助,五年来几度在险峻的情况下,接受手术和放射线等治疗。然而,她眼部的癌细胞转移到体内,最后双眼都看不见了。

在她临终之际,留下了这番话:

我会死去,但是我很幸福。
我因为家境贫穷,没办法去上学,
得了癌症后,住进了巴士拉的儿童医院,
遇见了镰田医师聘来教导医院附设班级的易卜拉欣老师。
这是第一次有人教我念书,
我终于了解学习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他教我画画,我也因此爱上了画画,
大家都称赞我画的画,
把我的画印在巧克力罐上,让好心的人买巧克力,
得到的收益再变成用来帮助生病孩子的药品回到伊拉克。
虽然我会死,可是能帮助伊拉克其他生病的孩子,
我感到很开心。谢谢大家。

十五岁的莎布琳虽然饱受癌症病痛折磨,仍然愉快的对我们说,她很开心能够帮助其他生病的孩子们。每个人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心态,便能为别人付出。一旦能为别人付出,就会不可思议的感到人生变得轻松一些。一想到自己能够帮助别人,甚至也能因此克服对“死亡”的恐惧。

莎布琳从罹患血癌的少女,慢慢成长为医院附设班级里年轻美丽的老师。经由照顾与生命拔河的血癌病童们,她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意义,变得无比坚强,成了坚强、温暖又温柔的女孩子。

我不禁想,如果每个人都有一颗温暖关怀的心,这个地方终有一天也会转变成没有恐怖主义的国家吧。

在这混乱的世界,更需要把自己放在一边,奉行为别人付出1%的人生态度。易卜拉欣和莎布琳这两个年轻人不是期待别人帮助自己,而是选择主动帮助别人。我在这战火不断的国家学到了宝贵的一课。

人可以超然无私的为别人而活,也能轻而易举的为别人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