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辛苦了!疫情間有外送的餐廳和各大商家
請和SOFUN聯絡,我們願意幫您度過難關!858-880-7386 聖地牙哥新冠肺炎即時數據 圣地亚哥新冠肺炎即时数据

草泥馬成人類救星?美洲大羊駝llama抗體可對付新冠病毒 成為抗疫新希望!

https://wp.me/p4osdP-Bzg❤ 趕快轉發朋友圈!
0
92

擁有讓人豔羨的濃密長睫毛和四隻鉛筆腿的美洲大羊駝(llama)溫特(Winter),可能成為抗疫女英雄!

紐約時報報導,4歲大、巧克力毛色的溫特很幸運被比利時研究人員選中,參與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和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等疫苗的研究。科學家發現牠的抗體能對抗這些病毒,因此假定相同抗體也可以中和新冠病毒。他們是對的,研究結果已發表於《細胞》科學期刊。

科學家利用美洲大羊駝進行抗體研究已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例如,過去10年,愛滋病和流感研究都使用美洲大羊駝抗體,發現了前景看好的兩種病毒療法。

人類只能產生一種抗體,由兩種蛋白鏈組成,重鏈和輕鏈。美洲大羊駝則產生兩種抗體,其中一種的形狀和組成近似人類抗體,另一種沒有任何輕鏈,僅約人類抗體四分之一大小。

這種小巧抗體可進入棘狀蛋白—冠狀病毒侵入宿主細胞並讓人染病的主要武器—人類抗體卻做不到,這使得它能更有效地中和病毒。

新研究的主要作者、比利時根特大學分子病毒學家薩倫斯(Xavier Saelens)說,美洲大羊駝抗體也更容易改造,且改造後能維持穩定。

這種抗體是美洲大羊駝和所有駱駝科動物共有的遺傳特質,包括羊駝、原駝和單峰駱駝。

根據新研究的共同作者、奧斯汀德州大學研究生瑞普(Daniel Wrapp),鯊魚也有較小的抗體,但牠們「不是很棒的實驗對象,沒美洲大羊駝那麼親人」。

薩倫斯表示,美洲大羊駝能馴養、易於指揮、不像其他許多駱駝科表親那麼固執:「如果牠們不喜歡你,會吐口水。」

薩倫斯、瑞普、奧斯汀德州大學結構病毒學家麥克萊倫(Jason McLellan)和其他研究人員自2016年起研究美洲大羊駝,特別是溫特,希望找到能廣泛中和許多不同種類冠狀病毒的較小抗體。

他們給溫特注射來自SARS和MERS的棘狀蛋白,雖無法隔離出能同時對抗兩種病毒的單一抗體,但找到兩種抗體,各能對抗MERS和SARS。他們也發現,溫特的較小抗體能辨識新冠病毒。

研究人員正朝注射溫特抗體預防感染新冠病毒的人體臨床試驗邁進,但至少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有結論。薩倫斯說,如果行得通,該幫溫特立尊雕像紀念。

Joshu
Author: Joshu"A"

我的名字叫joshuA; 我的使命就是把真正的"聖地牙哥"帶給您. 大家一起san diego吃喝玩樂最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