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律中的 Harmless Error Doctrine 无害错误原则

https://wp.me/p4osdP-wye❤ 赶快转发朋友圈!
0
62

今天谈美国刑法上诉里争议大槽点多的无害错误原则,通过前面几篇关于上诉的介绍,大家已经了解了上诉过程是一个中级法院给下级法院挑错的过程。当然有些一审的错误足以造成不公的判决/严重侵犯被告的权利,所以可以发回重审或者推翻判决;但不是所有一审的错误都足够重大,这时候中级法院就会判定 “虽然下级法院在这里有错误,但不影响判决结果,所以维持原判” ,这就是无害错误原则。举个简单的栗子,如果一审中已经有三个可靠的目击证人甲乙丙作证看到被告抢劫,但另外有一个证人丁明明没有亲眼看到但硬要作证说看到被告抢劫。甲乙丙的证词足以定罪,即使让丁出庭作证确实是个错误,但对一审判决没有什么决定性的影响。

虽然上面的定义在字面上足够清楚,但实际运作中,中级法院如何定义“一个错误对一审判决的影响是否足够重大”依然模糊不清。现在有两套流行的理论,1)如果错误以外的其他证据足够可靠,那就维持有罪原判;2)即使其他证据足够可靠,依然要看这个错误对陪审团的判断有没有造成影响。即使这两套理论看起来差别不大,还是会让同一个案件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第一套理论在实行上要比第二套理论省钱省时间,但也很容易让无辜的人坐冤狱。出于法律资源的考虑,大多数法官倾向于第一套理论,但呼吁广泛运用第二套理论的呼声越来越高。

不管哪套理论,无害错误原则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陷,那就是上诉法官都要预估“如果没有这个错误,一审陪审团会不会受到影响,导致至少会有一个人得出不同的结论,从而达不到12-0的有罪判决。” 中级法院不可能把当时陪审团的12个人找回来再审一次,要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法官根据案情证据推断的结果。但这个推断的过程也没有一个标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法官自己的脑补,法律的公平公正的属性在这里大打折扣。尤其结合我们之前讲过的,大多数情况下,上诉过程不会搜集也不会采用新的证据,上诉的判决基本上都靠一审的卷宗来决定。但身为被告肯定会把最新收集到的开罪证据一起上交(比如现场找到的DNA跟被告不符合之类的证据)。法官因为上诉程序的限制,硬要装作没看到这些板上钉钉的脱罪证据,硬是要用无害错误原则维持原判。而被冤枉的被告只好去走另外一套叫做Habeas Corpus的程序,那个程序的流程相比之下要慢得多,耗日持久的等待脱罪的时候就继续坐着冤狱,无端消耗著被告的时光,也是浪费了司法资源。

无害错误原则在被告的维权路上说它是恶名昭彰也不为过,其缺陷不足都很明显,是上诉程序太过死板不变通的一个表象,是上诉需要改革的一个重要节点。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