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UN使用Cookie保存並識別用戶語言偏好💬简繁转换請安 👉 繁體 简体

如果我們發現我們隻剩5分鐘可以把要說的話說完,每一個電話亭一定被那些結結巴巴要打電話給他所愛的人所佔據。  ——克裡斯多福·莫利

在我為成年人上的一堂課上,我給全班出了一個家庭作業。作業內容是:在下周以前去找你所愛的人,告訴他們你愛他。那些人必須是你從沒說過這句話的人,或者是很久沒聽到你說這些話的人。

這個作業聽來並不刁難。但你得明白,這群人中大部分年齡超過35歲,他們在被教導表露情感是不對的那個年代成長。所以對某些人而言,這真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家庭作業。

在我們下一堂課程開始之前,我問他們,是否有人願意把他們對別人說他們愛他而發生的事和大家一同分享。我非常希望有個女人先當志願者,就跟往常一樣。但這個晚上有個男人舉起了手,他看來深受感動而且有些害怕。

他從椅子上站起身子(他有6尺2寸高),他開始說話了:“丹尼斯,上禮拜你布置給我們這個家庭作業時,我對你非常不滿。我並不感覺有什麼人需要我對他說這些話。還有,你是什麼人,竟敢教我去做這種私人的事?但當我開車回家時,我的意識開始對我說話。它告訴我,我確實知道我必須向誰說‘我愛你’。你知道,打從5年前我的父親和我交惡了,從那時起這事就沒有真正解決。我們彼此避免遇見對方,除非在聖誕節或其他家庭聚會中非見面不可。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幾乎不交談。所以,上星期二我回到家時,我告訴我自己,我要告訴父親我愛他。

“說來很怪,做這決定時我胸口上的重量似乎就減輕了。”

“我一回到家,就衝進房子裡告訴我太太我要做的事。她已經睡著了,但我還是叫醒了她。當我這樣告訴她時,她還沒真的完全清醒,卻忽然抱緊我,打從我們結婚以來,這是她第一次看我哭。我們聊天、喝咖啡到半夜,感覺真棒!”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急忙起床了。我太興奮了,所以我幾乎沒睡著。我很早就趕到辦公室,兩小時內做的事比從前一天做的還要多。”

“9點時我打電話給我爸問他我下班後是否可以回家去。他聽電話時,我只是說:‘爸,今天我可以過去嗎?有些事我想告訴您。’我父親以暴躁的聲音回答:‘現在又是什麼事?’我跟他保證,不會花很長的時間,最後他終於同意了。”

“5點半,我到了父母家,按門鈴,祈禱我爸會出來開門。我怕是我媽來應門,而我會因此喪失勇氣,乾脆告訴她代勞算了。但幸運的是,我爸來開了門。”

“我沒有浪費一丁點的時間──我踏進門就說:‘爸,我只是來告訴你,我愛你。’”

“我父親似乎變了一個人。在我面前,他的面容變柔和了,皺紋消失了,他不禁哭了。他伸手擁抱我說:‘我也愛你,兒子,而我竟沒能對你這麼說。’”

“這一刻如此珍貴,我祈盼它凝止不動。我媽滿眼淚水地走過來。我彎下身子給她一個吻。爸和我又擁抱了一會兒,然後我離開了。長久以來我很少感覺這麼好過。”

“但這不是我的重點。兩天後,我那從沒告訴我他有心臟病的爸爸忽然發病,在醫院裡結束了他的一生。我並不知道他會如此。”

“所以我要告訴全班的是:你知道必須做,就不要遲疑。如果我遲疑著沒有告訴我爸,我可能就沒有機會!把時間拿來做你該做的,現在就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