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辛苦了!疫情间有外送的餐厅和各大商家
请和SOFUN联络,我们愿意帮您度过难关!858-880-7386 圣地牙哥新冠肺炎 coronavirus 即时数据 圣地亚哥新冠肺炎 covid19 即时数据

⚠️SOFUN使用Cookie保存并识别用户语言偏好💬简繁转换请安 👉 繁体 简体

我们打从骨子里就知道,我们需要空间,需要暂停,就像休止符让乐曲有了共鸣和表情。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作家会在页面留下很多空白处,给句子还有他的读者一点呼吸空间。连圣经中的十诫,唯一用“神圣”(holy)来形容的字,就是安息日。〈民数记〉里记载,神发现一个人在安息日捡拾木柴,就判了他死刑。

遵守安息日,暂时什么都不做,在我生活里是最难的一件事。我宁可放弃吃肉、喝酒、或性爱,也不愿意失去检查电子邮件、或想工作就工作的能力。我告诉自己,如果今天不回复讯息,明天要回复的讯息只会更多。虽然说实话,克制自己不发讯息很可能会减少收到的讯息。但我如果抽空休息,就会莫名其妙相信,其他时间我将赶工赶到喘不过气。

只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最后我勉强自己离开办公桌一天,放下工作的时间愈久,工作成果愈好,而且总是如此。

据说,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有天起床后对周遭的人说:“今天会很忙,我恐怕不能冥想一小时。”他的朋友吓一大跳,甘地居然破天荒要违反自己的纪律,“我要冥想两小时,”甘地接着把话说了清楚。

有次我在一个电台节目提到这件事,一名妇女打电话进来,语气明显不耐烦,她说:“一个住在圣塔巴巴拉的男性旅行作家来讲找时间休息,说得真是好听。可是我该怎么办?我是一个妈妈,准备开业做点小生意,哪有闲情逸致一天静思冥想二小时。”我想告诉她,最忙的人最需要让自己暂停、喘气。很多研究发现,压力会传染。只要这个可怜、负担沉重的妈妈肯请她丈夫、或母亲、或朋友来帮她照顾小孩,一天只要三十分钟就好,我相信她休息回来后会更有活力,更愉快地与孩子相处和打理生意。

如果负担得起,有些人企图在乡下找块地、或买第二栋房子度假。但是,像我们大多数人没钱买昂贵的房地产,或许,在一周间的工作日里找到另一个空间比较容易。现在是移动和连结的时代,如马克思在另一个脉络中说的,“空间”已经被时间消灭,我们感觉好像随时随地能够与人联系。当地理快速进入我们的掌控之时,时间也愈来愈残酷地压迫我们,我们愈能与人联系,就愈失去与自我的联系。当我离开纽约市,到京都的僻巷时,我就知道在金钱、娱乐、社交生活和明白可见的前途上,我会愈来愈穷;但在我最重视的日日时时的时间上,我将更加富有。

放空身心压力

有一天,我从法兰克福飞到洛杉矶,坐在我旁边的女子来自德国,跟我寒暄几句后开始静坐不语,接下来十二个小时,她什么都没有做。我睡觉、翻小说、上厕所、还把萤幕选单从头滑到底。而她就只是坐着,没有打盹,但显然非常平静。

飞机开始降落时,我鼓起勇气询问,她说她是社工员,工作非常累,现在她要到夏威夷度假五周,这是她在柏林生活的最佳调剂。她喜欢利用飞行时间放空身心压力,抵达夏威夷时才能处于清醒状态,准备好享受休假日。

我自叹不如,我太常把假期当成只是换种工作习惯的方法,努力筹划行程、安排火车票、关心时间有多少胜过关心品质有多好。飞行永远是我补读工作相关资料和补看电影的机会,而那些电影在影城放映时,我从来没有想看的念头。我把自己弄得像工作时一样疯狂忙碌。

我从纽约飞回到加州时,试着模仿上次邻座朋友的作法:尽量放空。当我回到家后,尚未调整时间的手表指著凌晨三点,我却感觉头脑清楚,精神饱满,很像睡前我选择不看YouTube 或读书的那个小时,我只把所有灯光熄灭,让自己沐浴在音乐里。第二天早晨醒来,感觉自己像窗外的世界一样清新。

Anonymous 搜fun无名
Author: Anonymous 搜fun无名

无名给人一种神秘感觉。在交流中,无名也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机制。人们通过匿名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表看法,对各种主张或者想象就行探索和实践,同时可以避免社会的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