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律师责任:availability of legal services

https://wp.me/p4osdP-uoy❤ 赶快转发朋友圈!
0
118
Ethics. Wooden letters on the office desk, informative and communication background

来讲讲Model Rule 7.3 solicitation,律师不能教唆客户,或者给客户施压。直接跟现在客户联系一般是不可以,但是如果对方是律师、亲朋好友、其他专业合作、合适的广告、提前付费的法律服务计划就可以。老的DR2-104里指出律师如果给了不含教唆的建议给普通人,那麽事后也不能因为这个建议产生雇佣关系,除非是之前的客户或者朋友,或者是提供教育活动给普通人,或者从其他法律有主机构的推荐,或者是团队诉讼中依靠他人。

根据1978年的Ohralik v.Ohio Bar案例判例,州内可以禁止以金钱为目的的面对面教唆。根据1978年的Shapero v. Kentucky Bar案例判例,州内不能禁止有目标群的广告邮件。根据1978年的Florida Bar v. Went For It Inc. 案例判例,州内禁止律师教唆车祸受害人三十天内。根据1978年的In re Primus案例判例,律师可以教唆客户去提供免费的服务pro bono,除非州内发现律师诈骗或者过分了。

ABA认为律师费不能unreasonable,加州认为律师费不能unconscionable。那麽十万美金两小时律师费合理吗?要看当时的环境,如果那两小时是赢官司的关键,有可能还真是合理的。最近我教授的夫人接了个案子,一对加州夫妻去墨西哥度蜜月,酒店有一处在施工没有防护好,回酒店的路上女生摔下去摔伤了双手手掌和小臂,该女生是法庭的打字员,所以说手对于她的职业生涯很重要,可案子发生在墨西哥,那能用美国的法律吗?负责该案的南加州的律师向北加州的一个专门研究民事诉讼程序中开庭地点的律师咨询,最后北加州的律师发现该夫妻预定旅游行程的网站是美国的,那麽就有minimum contact,最后确认了可以在加州开庭,这起上百万美金的案子就赢了,南加州的律师向北加州的律师咨询了一小时,但北加州的律师因此获得了五万美金一小时的咨询费。这是合理的,因为案子如果不能在加州开庭,那麽可能很难胜诉。加州要求超过一千美金的律师费都要写书面合同,但是如果是公司客户,客户不想写,之前合作过类似的,紧急情况去保护客户的权利,或者场合不合适写那就不用。

这里聊一下Model Rule 1.5(d),ABA不允许刑事案件的律师拿contingent fee(按比例拿的成功酬劳),加州在2018年11月1日允许,之后也禁止了。一些跟家庭相关联的案子也禁止 Contingent fee,特别是涉及离婚、赡养费、代替赡养费的财产。但如果是因为判了赡养费对方不给而打的官司是可以给律师contingent fee的。但是律师的Contingent fee必须要写下来和解释清楚,就算输了也要支付的开销和如何付款都要写清楚。加州比ABA 要求多两条,那就是(1)协议必须说明律师的比例不是法律规定的,而是客户和律师协商的,(2)协议必须说明在contingent fee之外客户该支付多少。

All photos come from Google Image, for educational purpo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