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UN使用Cookie保存並識別用戶語言偏好💬简繁转换請安 👉 繁體 简体

“我歡樂地獻出我的全部水源,”瀑布歌唱道,”盡管隻要稍許一點兒就足以解渴。”—羅賓德拉那特·泰戈爾

在本世紀初,一個由日本移居在舊金山附近的家庭在那裡開創了一項種植玫瑰的產業。他們在一周內的3天早晨把玫瑰送到舊金山。

另一個家庭是從蘇格蘭遷移來的,他們家也出售玫瑰花,兩個家庭都是依靠誠信獲得成功的。他們的玫瑰在舊金山市場上很受歡迎。

在幾乎40年時間裡,兩個家庭相鄰而居,兒子們接管了農場。但是1941年12月7日,日本人轟炸了夏威夷群島,盡管家庭中的其他成員都已經是美國人了,但是日本人家庭中的父親從沒有加入美國國籍,在混亂情形下和被拘審的期間,他的鄰居明確告訴他們,如果有必要,他會照顧他朋友的苗圃。這就像每個信奉基督教的家庭能做的那樣:愛你所有的鄰人就像愛你自己。”你們也會像我們這樣做的。”他告訴他的日本朋友。

不久,日本人家庭被流放到科羅拉多州格林那達的貧瘠的土地上,新聚居地點的中心由木質柏油頂的大房子組成,周圍密布鐵蒺藜和全副武裝的士兵。

整整一年過去了。第二年,第三年。當日本人家庭還在拘留地時,他們的朋友一直在暖室中工作著,孩子們星期六之前一直上學,父親常常每天工作16-17個小時。有一天,歐洲的戰爭結束了。日本人家庭告別了拘禁生涯,坐上火車,他們可以回家了。

他們將看到什麼呢?家庭成員在火車站與他們的老朋友相遇了,當他們回到他們的家,日本人家庭成員全驚呆了,那裡的苗圃、完整、清新,在陽光下煜煜生輝——整齊、繁茂而長勢良好玫瑰。

銀行存折被交到日本人家庭的父親手中,房間也被收拾打掃得像苗圃一樣干淨和整齊。

在會客廳的桌子上有一枝極紅艷的玫瑰蓓蕾,含苞待放——個鄰居給另一個鄰居的禮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